案例精选

小股东申请撤销大股东单方作出的决议,是否受60日的限制?

发布日期:2016-11-18  阅读:

[指导阅读]

公司法规定,股东大会决议的行使期限为60天,自公司决议之日起计算。但是,在实践中,大股东有效通知少数股东并召集公司股东大会的情况并不少见。在这种情况下,少数股东如何行使取消权?

首先,案例索引

上诉法院: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案件编号:(2016)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第300号

裁判日期:2016年3月30日

甲方:再审申请人三亚宝利房地产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受访宝恒投资有限公司

二,案例概述

宝利公司于2007年5月10日注册成立。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 2012年7月6日,经三亚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天九公司和宝恒公司成为宝利公司股东。天九公司与宝恒公司共同制定的公司章程规定,公司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其中天九公司投入资金1800万元,占公司注册资本的90%,宝恒公司投资200万元人民币,占公司的注册资本。 10%;组织结构包括股东大会,董事会,经理和监事会。股东大会由全体股东组成。除第一次会议外,股东大会由董事长召集和主持。定期会议每六个月举行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由1人组成。建议召开4名以上表决权的股东,董事长,董事或监事。股东可以委托人员以书面形式参加会议。股东大会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同时,“成文法”第3条规定,公司增加或减少注册资本的,必须召开股东大会并通过全体股东决议;第八条规定增加或减少公司的注册资本,公司分立,合并,解散或者变更,修改公司章程的决议,应当由超过2/3表决权的股东批准。权利。 (注:公司章程第3条和第8条之间存在冲突)。

2013年5月5日和22日,宝利公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宝恒公司未出席会议;同日,宝利公司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马斌董事未出席会议。 2013年9月29日,宝利公司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二次临时会议。马斌主任没有参加会议。 2013年11月7日,宝利公司召开股东大会特别会议,宝恒公司未参加。 2014年1月,宝利公司以《西藏日报》通知的形式向宝恒公司,马斌董事和监事朱艳华发出《关于召开保力公司董事会、监事会、

2013年度股东会的通知》,并于2014年1月17日通知宝恒公司,马斌董事,监事朱艳华,日本参加了2013年度股东大会,第三届董事会和第二届监事会。为工作考虑的事项是2013年工作总结和2014年工作计划。该通知于2014年1月4日提交。2014年3月,宝利公司通过邮政信函《西藏日报》和《北京青年报》向宝恒公司发出《关于召开保力公司2014年临时股东会议通知》,并通知了包括分部建设计划和增资在内的审议事项。 “俄罗斯旅游度假城”项目计划。 ,融资计划和2014年全年工作计划和安排。宝恒公司收到通知后,向宝利公司发出《关于要求取消召开保力公司2014年临时股东会议的函》,表示拒绝参与公司解散。此后,宝利公司向宝恒公司发出《关于增加注册资本和产品分割原则方案的函》,告知宝利公司临时股东大会于2014年3月28日召开,并通过了增加注册资本计划和产品分工原则的计划,要求宝恒公司在2014年4月27日之前,公司将增加300万元。 2014年4月25日,宝恒公司起诉取消请求:1,特别股东大会决议及2013年5月22日董事会决议; 2,董事会决议,2013年9月29日,3,2013年11月7日临时,股东大会决议; 4,2014年1月17日股东大会决议; 5. 2014年3月28日特别股东大会决议; 6.《关于增加注册资本和产品分割原则方案的函》。

一审法院审理后,公司上述股东大会的决定和董事会决议未确立。

宝利公司拒绝接受一审判决,并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

(1)2013年5月22日特别股东大会决议,2013年5月22日第二届董事会第一次决议,2013年9月29日第二届董事会第二次临时会议决议本月7日,股东大会将决定是否应该撤销该问题。

宝利公司未通知宝恒公司或董事马斌参加四次股东大会或董事会。实际上没有举行四次会议。因此,宝恒公司有权要求依法取消四次股东大会或董事会决议。保险公司呼吁宝恒公司起诉超过《公司法》第22条规定的60天期限的四项决议。但是,《公司法》第22条针对的是实际召开股东大会或董事会的决议。如上所述,宝利公司未通知宝恒公司参加四次会议。实际上没有举行四次会议,宝利公司从未通知宝恒公司该决议的内容。因此,宝恒公司起诉取消请求。四次会议的决议须受《公司法》第22条规定的60天限制。

(2)关于股东大会决议是否应于2014年1月17日撤销的问题。

2014年1月4日,宝利公司向宝恒公司发出2014年1月17日股东大会通知。会议通知未提前十五日,因此违反了宝利公司第八条《有限公司章程》股东大会应在会议召开前15天通知全体股东。与此同时,宝利公司实际上并没有召集股东大会。如前一节所述,宝恒公司起诉撤销会议决议的请求,不应受到本条规定的60天限制。

(3)是否应撤销2014年3月28日股东大会决议的问题。

2014年4月25日,宝恒公司于2014年第一季度起诉取消宝利公司额外股东大会决议,但未超过60天的截止日期。因此,宝恒公司要求取消,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支持。

总之,宝恒公司要求撤销六次股东大会或董事会决议的起诉书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以支持。一审法院确定的基本事实是明确的,但由于法律只赋予股东确认股东大会或董事会决议的权利,或要求撤销股东大会决议或一审法院确认,六项决议未成立,并未提出判决。法律依据,纠正它,判决如下:1,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三亚民中初子民事判决被撤销; 2,三亚宝利房地产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于2013年5月22日,2013年度特别股东大会决议被驳回。第二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于5月22日召开,第二次临时会议2013年9月29日第二届董事会决议,2013年11月7日股东大会临时会议决议,2014年1月17日股东大会决议,2014年3月28日,2014年第一季度,股东大会决议。

宝利公司拒绝接受再审申请。

第三,最高法院意见

最高法院认为:

首先,在这种情况下,宝利公司只有天九公司和宝恒公司两个股东,天九公司是持有90%股份的大股东。如果宝恒公司未参加临时股东大会和董事会,临时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的召集程序和表决方式应视为存在重大缺陷。虽然表格中有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但实质性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应视为不存在。也就是说,如果股东大会或董事会没有依法召开会议决议,实际控制公司的股东单方面召集或者决定公司股东大会决议,董事会董事及其会议,即使股东实际享有公司股份的大部分和相应的表决权,单方面形成的会议决议也不会产生相应的影响,应该被视为几乎不存在。

其次,“公司法”第二十二条在公司实际召开的股东大会会议决议中作出规定,即在这种情况下,取消有关会议决议的请求应当受到60天的限制,并且逾期不予支持。在这种情况下,有关会议决议由天九公司单方面作出。如上所述,宝利公司仅拥有天九公司和宝恒公司的两名股东。在这种情况下,相关的会议决议没有相应的效果,应该被认为是不存在的。

最初的判决认为事实清楚,适用的法律是正确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4条第1款,以下裁定:驳回三亚宝利房地产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四,观察戒指

通过对案件的分析,中央仲裁小组认为以下几个方面值得关注:

1.最高法院指出,《公司法》第22条第2款仅适用于在股东大会或董事会会议上实际采取的决议。但是,最高法院没有澄清股东大会或董事会的实际并未实际签署和签署的决议是否不在条款范围内。撤销此类书面决议是否受限于60天?

2.最高法院和海南高等法院均认定异议股东或董事未收到会议通知或公司未按照章程或法律发布会议通知。持不同意见的股东和董事未能出席会议,这是会议程序和投票方式的主要程序。缺陷。本案中,控股股东及其控制董事的股东大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视为控股股东,董事会及其董事会单方面召集或虚构的。决议,即使控股股东必须通过决议投票权,此类决议也不具有同等效力,应被视为几乎不存在。这种观点与最高法院2007年公报《张艳娟诉江苏万华工贸发展有限公司、万华、吴亮亮、毛建伟股东权纠纷案》的观点一致。根据最高法院对本案裁决的陈述,此类单方决议或虚假决议与合同法中的相似,但《公司法》第22条仅规定公司的股东大会或董事会决议无效且可撤销。 。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规定决议“未成立”。虽然本案一审法院认定单方决议或虚假决议“未成立”,但海南高等法院和最高法院并未承认这一观点。

3.根据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意见,被单方或虚假股东决议侵权的股东,在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其股东权利受到侵害后,可以在当时提起诉讼。法律规定的限制,不受公司约束。该法第22条规定了股东申请取消股东大会决议的时限。

附件:相关法律

《公司法》第22条第2款

股东大会或股东大会,董事会召集程序或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在决议发布之日起60日内要求人民法院撤销。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一)》第三条

原告在“公司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理由,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公司法规定的期限超过公司法规定的期限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它。 TR TR 作者:环仲裁团
资料来源:微信公众号中央商业仲裁

旧版网站
京公网安备 1104024300123456 号 版权所有 网上赌博网站